忻钰坤较为成熟的电影风格表现在裂缝和沉寂中。通过三个贫富悬殊人物系列中的两个案例,在逻辑叙事的精妙控制下,影片不仅大胆地指向了黑暗的社会现实,还运用了超现实的手法来反映人性。沉默失语成为一种无声失语。这部热播电影最令人震惊的叫声。

  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aQyNe1htp1OmOCt5NBlICA

  提取码: ygjm

  在《心迷宫》之后,忻钰坤的新作《暴裂无声》无疑是对视听语言的全面提升,它没有以前的作品因为资金不足而造成的缺陷,同一部电影也保持了之前的高水平,没有多余。镜头,更清楚地看到导演的想法。与前者的故事一样,忻钰坤这次的镜头仍然聚焦于偏远地区的社会现实,但这次他并没有用多线条叙事技巧来制造悬念,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人物身上。

暴裂无声_最可怕的是无声

  《暴裂无声》剧情上有以一主一辅两条线索,主线是哑巴矿工寻子,辅线则是涉黑矿老板为霸一方,律师为钱帮其解决法律问题,本无太多关联的三者,因为找孩子,在电影巧妙的因果设定间被紧密的衔接为了一体,电影也借此用三个角色巧构建了一个社会阶级群像,处于社会低层矿工的无力失语,社会中产阶级律师的自私自利,和社会上层矿场老板的狠辣虚伪,不同阶级的人物特性由此呼之欲出。

  在塑造以鲜明人物的同时,电影也夹杂了大量精妙的隐喻,从矿场老板昌万年桌上的金字塔到一片狼藉的羊肉之宴,几个镜头间一个对权力迷恋和贪婪的形象已是昭然若揭,片尾的山崩更是颇具意蕴的一笔,它既代表有着光明的缺失,也象征着人性的泯灭,而在一些细节上例如本代表正义的奥特曼在电影中成为了黑色幽默,矿工孩子失踪那天暗示村子已经被污染的死鸟,多处出现的羊所一再暗表的弱肉强食,这些隐喻在不经意间已然为电影构建起了充沛的内在纵深。

  无论从人物还是情节来看,《暴裂无声》的复杂性都凸显了其宏伟的抱负,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结构中,如何实现二者的平衡与统一,自然是其最大的困难,这也是这部电影最明显的缺陷,无论是作为主角,还是作为主角。沉默的矿工的暴力力量,矿工老板的罪过,律师的沉默,他们自己的角色仅仅是一个阶级的象征。这部电影没有足够的精力去细腻地描写每个角色,并且它的焦点仍然是通过暴力反暴力来强调“沉默”的核心。

  在压抑的黑色寓言中,热播电影《暴裂无声》不仅表现了底层话语权的丧失,而且表现了利益面前人性的丧失。这种无声的恐惧比暴力的爆发要可怕得多。